法媒:中国军方最后通牒:菲律宾最好老实点!
2012-04-11 17:43:55.0


南海局势错综复杂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网4月10日载文《中国将领呼吁让菲律宾“付出代价”》。摘编如下:
  在美菲联合军事演习即将举行、南海紧张情势升高的情况下,中国军方将领在《环球时报》发表文章,称中国正在“给和平以最后的机会”,并威胁要让菲律宾付出代价。
  中国军事科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少将罗援4月9日在《环球时报》发表文章“菲律宾,请别过分”,口气强硬地批评菲律宾,称之为“表演过度”,并引用中共军事元老陈毅的话“不是不报,时机未到”,暗示中国可能将在适当时机出手。
  罗援少将在文中列举了他认为菲律宾“表演过度”的五个方面:“拉美国大旗作虎皮”、“绑架东盟峰会”、“企图主办南海争端国峰会”、“改名‘西菲律宾海’并修建工事”、“把中国告到了联合国”。而在他看来,菲律宾方面有四重目的:攫取南海油气资源;讨取美国青睐;转嫁国内矛盾;觊觎东盟主导权。
  据此,罗援少将警告称,菲律宾的举动可能导致丢掉中国在菲的投资项目,而美国不会因为菲律宾而同中国对决。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的表态,也无助于它解决内政问题和提升东盟内部的地位。
  罗援少将还用类似“最后通牒”的口气称,中国是在“以最大的耐心和诚意给和平以最后的机会,但菲律宾不要欺人太甚,不要把我们的善意误判为软弱可欺,把我们的克制忍耐误解为‘以领土换和平’,把我们的‘和平崛起’误读为‘挂免战牌’”,否则“菲律宾将自食其果”。他还进一步用强硬语气称,与中国碰撞无异于以卵击石。
  《环球时报》曾对罗援少将文章进行修改,更改标题以缓和口气,但此举引起后者不满,认为过于软弱。因此作者在网络另行发表,恢复原有标题“菲律宾,老实点儿!”

相关阅读:

少将:菲律宾不要嚣张 中国在给和平以最后的机会

《环球时报》发表中国军事科学研究会副秘书长罗援少将的文章指出,最近,菲律宾表演过度了。又是拉美国大旗作虎皮,狐假虎威;又是绑架东盟峰会,试图与中国打群架;又是企图主办南海争端国峰会,把南海问题国际化;更有甚者,将南中国海改名为“西菲律宾海”,在本属中国的岛礁上修工事、建机场,而且恶人先告状,把中国告到了联合国。
  菲律宾如此嚣张,目的无非有四:一是攫取南海的油气资源;二是为美国重返亚太充当马前卒,讨取美国青睐;三是迎合国内民族主义情绪,转嫁国内矛盾;四是利用南海声索国与中国之间的争议,挑拨离间,觊觎东盟主导权。
  但是,菲律宾打错了算盘。
  从经济利益上来看,你攫取别人的资源,早晚是要吐出来的。你可以自鸣得意于一时,但将丢掉长远利益。中国是美国和日本之后,菲律宾的第三大贸易伙伴。菲律宾媒体这样报道,在当今传统西方金融市场动荡不安之际,菲律宾经济增长需要更多依靠中国这样的新兴经济体。菲方希望与中国在造船、采矿、汽车、投资基金及能源等领域组建合资企业,吸引70亿美元的投资。更长远的打算是希望到2016年为菲律宾带来约500亿美元投资。但是,你频频地挑衅中国的利益,这种希望还有可能吗?
  从美菲关系来看,菲律宾试图绑在美国的战车上,让美国人替他埋单,但问题的关键是,美国是否能为你菲律宾而与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对决?其实,菲律宾为美国重返亚太鸣锣开道,而美国重返亚太的终结点必将是重返菲律宾的苏比克湾和克拉克军事基地,菲律宾必将以主权的部分让渡作为为美国开道的代价,定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从菲律宾国内关系来看,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阿基诺三世自就任以来,支持率在持续下降。在南沙群岛问题上的强硬表态,并未提高他的人气,民众对政府在经济中的表现越来越不满。毕竟,政客们是靠选票谋生,而选民是靠米袋子、菜篮子、钱袋子生活。
  最后,从东盟内部关系来看,谁承认你菲律宾就是“龙头老大”啦?你有什么权利在东盟颐指气使、发号施令,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东盟其他成员国?你愿意和中国把关系搞僵,其他国家并不愿意;你没有战略头脑,其他国家可没有这么短视。如果任凭菲律宾在东盟坐大,它的眼睛盯的目标,可绝不是南海这么点利益,它的野心大了去了,东盟各国要有所警惕。
  菲律宾最大的失算是,错估了中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实力和意志。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和主张是一贯的、明确的,我们是在以最大的耐心和诚意给和平以最后的机会,但菲律宾不要欺人太甚,不要把我们的善意误判为软弱可欺,把我们的克制忍耐误解为“以领土换和平”,把我们的“和平崛起”误读为“挂免战牌”。如是,菲律宾将自食其果。菲律宾的政客们应该清楚,与中国的综合国力和军事实力相比较,菲律宾都不在一个档次上,与中国碰撞,无异于以卵击石。
  中国军人外交家陈毅元帅曾有一句名言,“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机未到。”菲律宾需善待之,甘当出头鸟,是要付出代价的。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
发表评论
您好,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进行评论